第3章:詫異(1 / 1)

魯澤然副連長被王珂的神態和話語震住了,但有一件事不解,就算王珂知道自己有這根爆破筒,他也不知道今天是來炸魚啊。

王珂此時也不知道怎么說才好,一句話,他不愿意看到魯副連長出現意外,所以他拼命地攔住魯澤然副連長。

不能說自己看到的場景,那眼前的魯副連長又怎么勸呢。

“副連長,要不然這樣,爆破筒你先不拿,你拿一根樹棍代替爆破筒,你把船劃過去,看看會發生什么?”

魯澤然副連長瞇起眼,看著眼前執拗的王珂,“好,我讓你看一下?!闭f完他讓通訊員帶著爆破筒下船,自己從湖邊隨手撿了一根枯柳樹干,上船向湖中心劃去。劃了二三十米,他漫不經心地把樹干扔進湖里,向岸邊招招手,喊道:“看看就這樣扔的,沒事吧?!?

話音未落,船槳應聲而斷,掉進湖里,船在原處轉了起來。

魯澤然副連長呆住了,慢慢地驚出一身的冷汗,好好的船槳怎么會斷?如果剛剛扔的是爆破筒,今天必死無疑,他詫異,這王珂怎么會未卜先知?

還好,總算夠著了那半截船槳,魯澤然把船弄回到了岸邊,一上岸,他就摟住了王珂,“你怎么知道船槳要斷的?”

“我,我不知道?!蓖蹒鎸嵲拰嵳f,他早晨看到的,只是船槳落在水里。

“那你怎么知道,我和通訊員要來炸魚?”

“我不知道,我只是不想讓你……”

“不想讓我死,是吧?”魯澤然副連長接過話,一陣感動,王珂一定是老天爺派來的,這相當于一次救命之恩。

真正的朋友,不在于花言巧語,而是關鍵時刻拉你的那只手。

真正的戰友,不在于平時給你多少,而在于他有一顆不論何時都記得你的心。

“副連長,王珂早晨做了一個夢,他跑來找的我?!毙l生員于德本在旁邊插了一句話。

“做夢?”魯澤然根本不相信鬼神,但能如此精準地夢到自己出險,也太神奇了??蔁o論如何,眼前的事,還是讓魯澤然副連長對王珂刮目相看?!昂昧?,我們回去,今天的事誰也不許向外說?!濒敐扇淮舐暤孛?。

幾個人點點頭,原路返回。

路上,無論是副連長魯澤然還是衛生員于德本與王珂說話,王珂很少接茬,他心不在焉,自己這種另類,很有可能會在連隊引起騷動,自己這兵還如何能當下去。

與魯澤然副連長幾人告別,王珂很懊惱地回到機耕站,指揮排還沒有起床。王珂洗漱完畢,就向炊事班走去,他去幫廚。只要有時間,他都會來到炊事班,幫助切菜、淘米、挑水,清理爐渣。炊事班長周大光也是同年兵,做得一手好菜,加上本人超級能吃苦,入伍第二年,現在已是班長。

昨晚加班,今天吃兩頓。十點吃早飯,現在還沒有到八點,所以只是剛剛準備。周大光一看王珂來了,“你有病啊,這么早就來?”

王珂滿腹心事,也沒理他,先是挑上桶,幫助炊事班把水缸挑滿,然后開始捅開爐子幫助燒開水??粗t紅的火苗,他陷入了沉思。

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?怎么會對過去,對未來都能有一些感知,難道是昨天藥吃得?剩下的7粒藥有一粒被衛生員于德本拿去研究了,還有6粒自己得收好,千萬不能弄丟了,更不能再亂吃。

“王珂水開了,熄火,把水灌到保溫桶里,來幫我們做饅頭?!敝艽蠊庠诤?。

王珂鏟了幾鏟濕煤壓住火,打開了爐膛,然后去洗手、灌開水。做完這一切,他默默地走到案板前,卷起袖子,準備和面。

“王珂,你的燒退了嗎?”身后傳來一個聲音,不知道什么時候,大胡子田連長來到了炊事班。

“報告連長,完全沒有事了,我來幫廚?!?

“我知道。但是你今天不許上班,繼續休息兩天?!贝蠛犹镞B長看到王珂的臉,已經從紫茄子色恢復了正常,而且油膩已經不見了??匆娡蹒婢砥鹦渥?,大胡子田連長又說:“你不用幫廚了,你回去,等你們排長起床后,喊他到連部去?!?

“是。連長,我和完面再去吧,他們現在還沒有起床呢?!?

“回去,指導員讓你寫的檢查寫完了嗎?沒寫正好回去寫?!贝蠛犹镞B長根本不讓王珂有討價還價的機會。

“好吧?!蓖蹒娣畔滦渥咏o連長敬了一個禮,轉身回排里去了。

指揮排一共三個班,分別是偵察班、電話班、無線班。排長是齊魯人,姓胡,叫胡志軍。王珂所在的偵察班班長就是本省人,姓岳,叫岳陽,號稱自己是岳飛之后。

回到排里,大家都還沒有起床。王珂躡手躡腳把洗臉盆都拿到宿舍外面一字排開,然后分別打好洗臉和刷牙的水,這才到排里唯一的桌子上,拿出信紙開始寫檢查。

寫什么呢?寫不該從醫院偷跑回來,寫吃錯藥,寫不該到草垛那睡覺?王珂不知道該從哪里下筆,忍不住回過頭來向排長胡志軍的鋪看去。

排長胡志軍此時睡意正濃,絲毫沒有感覺到王珂在看呢。

看著排長胡志軍,王珂的眼中浮出了一個場景,有一個老先生拉著排長胡志軍的手,似乎在說什么東西,王珂側起耳朵想聽兩人在說什么?結果什么也沒有聽清。但是他最后看清楚了一件事,那個老先生遞給了排長胡志軍一支毛筆。好像是讓他多練練毛筆字。

再仔細地看看排長胡志軍,這回又換了一個場景,排長胡志軍竟然站在一個幾百名戰士的方隊面前,正在講話。說的什么,還是聽不清楚。

王珂搖搖頭,趕緊還是先把檢查寫好。

王珂花了近半個小時的時間,終于把檢查寫好了,其實他相信,丁指導員連看都不會看這份檢查,就是走個形式。他知道這些連隊領導都喜歡自己,自己一定要當個好兵,目標就是有一天也能像排長胡志軍一樣,穿上干部服。美國巴頓將軍說的好,不想當將軍的兵,不是好兵。眼下不會寫檢查的兵,也不是一個好兵。

王珂寫好檢查,輕手輕腳地來到屋外。機耕站沒什么活讓他干,他圍著屋子轉了一圈。昨天他和衛生員于德本說,自己看到現在的機耕站原來是個馬廄,后面還有池塘,池塘的馬糞下面有許多甲魚、黃鱔、泥鰍之類,不會是錯覺吧?

機耕站是看不出來什么的,但后面池塘和馬糞,如果有一定會有跡可循??墒堑搅宋葑雍竺?,卻讓他大失所望。遠遠望去,后面栽的是幾棵樹,樹下面是一片生機盎然的草地。王珂不甘心,返身回到工具庫,取出一把鐵鍬,到屋子后面亂挖起來。挖了兩鍬,下面挖不動了,軟軟的似乎是草,又似乎像海綿,反正就是挖不動。使勁再挖,竟然真的挖出一團棉絮狀的碎草末,啊,是馬糞!

難道自己不是幻覺?真的可以感知過去、感知未來!自己的腦袋被那幾丸藥,排出毒素激活了?這太不可思議了吧?

下面的馬糞很深,向下探探,至少有一米以上,而且濕乎乎的很難挖。

王珂停下手,用鍬把剛剛挖的坑填平,此事,決不能讓任何人知道,包括衛生員于德本。

王珂回到排里,此時,排長胡志軍已經起床。

見到王珂進來,胡志軍排長立刻從炕上坐起來說:“王珂,你的燒退了沒有?昨天,連長、指導員都和我說你發了高燒,一大清早怎么不休息?又去干什么了?”

胡志軍排長也是特別的喜歡面前的這個兵,前天晚上聽說王珂從醫院回來,但吃晚飯時,卻沒有看到他,第一時間他就向連長報告,并且安排人去找。結果找了大半夜,直到昨天晚上才找到。大胡子田連長告訴胡志軍排長,“不要再批評,這小子的腦袋瓜子可能都被燒壞了,燒到42度,簡直是嚇死人了?!?

王珂雙腿一并,立正站好?!皥蟾媾砰L,我已經全部好了,另外連長讓我通知你,起床馬上去連部?!?

“好的,我這就過去。你不要亂跑,在宿舍好好休息?!?

“知道了,排長?!?

王珂說完,轉身就走,他去連部送檢查。

“回來回來,王珂,你又要干啥去?”胡志軍排長問道。

“報告排長,我到連部送檢查去?!?

“你不用去了,我給你帶過去。你到隔壁去看看你們班長起床了沒有?”

“是?!蓖蹒娲蜷_門,去了隔壁房間。胡志軍排長和無線班住在這邊,偵察班和電話班住在隔壁,胡志軍排長覺得王珂手腳勤快,便讓王珂住到他這個屋,相當于當半個通訊員使用。

不一會兒,偵察班長岳陽跟著王柯進來了。

“排長,你找我?!?

“是的,你們班的王珂,連長、指導員指示,從今天起不準他參加工作,靜養一周。昨天他高燒到42度的事,你聽說了吧?”

岳陽一聽就說:“排長,你搞錯了吧!這小子跟個猴子蛋似的,到處亂跑,哪像個發燒燒到42度的人?!?

“就你廢話多,服從命令?!?

“是?!?

“另外,馬上就要秋耕秋種了,我估計連長找我過去,就是商量要成立一支突擊隊的事。主要是在得有人,站在拖拉機后面播種。這活很臟很累,一天下來連飯都吃不了,我去年參加過一次,正常人受不了?!?

“排長,咱們都是連隊的精英啊,推給他們炮兵排去吧!”

“滾,這是你當班長說的嗎?”胡志軍排長嗔怒。

最新小說: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諸天:開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老祖宗又詐尸了 天賜萬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茍在女帝宮我舉世無敵 秦時:開局拜師李牧,剿滅匈奴 我靠演技成圣 這個傀儡太兇了 我的技能有億點隨機 諸天萬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茍王
yy8399欧美日韩在线观看_精品 日韩 亚洲 欧美 在线_最新中文字幕AⅤ视频_中国性开放少妇zoz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