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章:兵霸(1 / 1)

其實岳陽班長說得沒錯,指揮排個個是精英。

新兵分配的時候,炮兵連先挑?;镜囊髠€頭在一米八以上,新兵營從高到低排列,如果挑20個,那就是前20名統通拉走。到了連隊以后,新兵集訓三個月,再把表現最優秀的全部挑到指揮排。

到了指揮排還沒完,優秀之中的佼佼者,再由胡志軍排長挑選到偵察班。到了偵察班最優秀者擔任計算兵,王柯就是偵察班唯一的計算兵?,F在明白了,從大胡子田連長、丁指導員到胡志軍排長,為什么大家都喜歡王珂的原因。

胡志軍排長說完,自己去連部了,而王珂卻被說班長岳陽叫住了,“王珂,這一陣我們忙壞了,你倒是在關鍵時候去住院了,身體復原了吧?如果成立突擊隊,你得帶頭報名,聽到沒有?”

王珂點點頭,眼前浮現了一幅場景,轟鳴的拖拉機拉著小麥播種機,而小麥播種機后面的踏板上,站著兩個人,正把一袋七八十斤重的麥種,舉起來倒在面前的一排漏斗中,漏斗把麥種均勻地灑下,后面再有拖曳的機器擋板,再把土刮過來把麥種覆蓋上,隆隆駛過,田壟間揚起一片灰塵,顛簸的播種機上,這兩名戰士渾身上下全是土,只有眼白和牙齒是白的。

“報告班長,沒有問題,我會報名的?!?

“報什么名?”門口響起了魯澤然副連長的聲音,他正好走進來。

“副連長好,我們正在討論報名參加突擊隊的事?!痹狸柊嚅L連忙跳下炕,立正向魯澤然副連長敬了一個禮。

“哦,你們知道啦?!”魯澤然副連長笑笑,果然,大胡子田連長找胡志軍排長過去是商量此事。

“副連長,真的要報名組建突擊隊了嗎?”岳陽班長問。

“沒錯,你們排誰報名啦?”

“我們正在討論呢,王珂說,有一個名額都要讓給他?!痹狸柊嚅L一指王珂。

“哦,王珂,你這小身子骨行嗎?一個來回就要播下去400斤左右麥種,一天十幾個小時,要完成七八百畝的播種任務,連續十天。你剛從醫院回來,你堅持不下去的,讓你們班長報名吧!”

岳陽班長一聽目瞪口呆。王珂現在對魯澤然副連長來說,滿滿的都是感激,他覺得王珂與自己有緣,如一首歌中唱到的“戰友,戰友親如兄弟……”趁著早飯前,他來到指揮排,想找王珂好好的聊一下,他是怎么發現和知道了自己去炸魚的?而且防患于未然,救自己于危險之中。

所以魯澤然副連長一聽王珂準備報名參加突擊隊,立刻叫停。

“副連長,幫個忙吧!秋收割水稻我就是突擊隊員?!蓖蹒嫜赞o懇切,他覺得,能夠如愿參加突擊隊,那是一個機會,如同戰場殺敵,舍我其誰?

“不行,不行,這個忙幫不得。王珂,你是我們指揮排的寶貝疙瘩,沒有你們胡排長親口允許,任何人也不會批準你參加突擊隊?!濒敐扇桓边B長斷然拒絕,再說電話班膀大腰圓,無線班小巧玲瓏,怎么輪也輪不到讓一個秀才上陣?

“副連長,我可不是秀才。我是一個兵?!逼綍r排里的戰士們都愛開王珂的玩笑,說他是連隊的秀才。王珂以為副連長魯澤然也是考慮到他的這個雅名。

“王珂,你要是真想上,現在就到連部去,當面和你們排長和田連長說,看看他們同意不同意?”魯澤然副連長使了招金蟬脫殼,他心里想,就算你們排長和田連長同意,我也不會同意,今后我要像親弟弟那樣關照你。

“好的,班長我請個假,我到連部請戰去!”王珂說完,不等班長表態,立刻轉身就跑。

而此時在連部,大胡子田連長和胡志軍排長正在商量突擊隊的人選。胡志軍排長明白,好鋼用在刀刃上,雖然指揮排是全連的大腦,但現在是秋耕秋種的關鍵時節,搶時間完成小麥播種,才是一項光榮而艱巨的任務。但是三個班的任務都很重,電話班24小時在水渠邊看著水泵澆地,無線班兩名同志被抽到了師輪訓隊,剩下的四名戰士和偵察班一起負責配合機耕站平整土地,如果抽出四名同志參加播種突擊隊,困難不小。

“報告!”連部門口響起了王珂的聲音。

“進來?!贝蠛犹镞B長話音剛落,王珂走了進來,向大胡子田連長和胡志軍排長敬了一個軍禮。

“報告連長、排長,我來申請參加突擊隊?!?

“你,你不行!”胡志軍排長果然一口拒絕,秋種后面就是冬訓,全連都要圍繞偵察班開展訓練,具體地說都要圍繞著王珂來進行訓練,要是把他累出個閃失,直接關系到全年的訓練質量,而且王珂昨天還在發高燒。

“對,你湊什么熱鬧?不是和你們排長說過了嗎,這一周你什么工作也不準參加,先把身體養好?!贝蠛犹镞B長也是一口拒絕,因為他昨天目睹了王珂發燒的全過程,至今那張紫茄子臉和那根體溫計還在眼前晃動。

播種不僅是一個體力活,更需要高度的責任心。機械化播種一個漏斗就是一墑地,漏播一墑影響一季。

“排長,讓我報名吧!”

“不行不行,堅決不行,全排剩下你我最后兩個人,也是我上?!焙拒娕砰L搖搖手,語氣不容商量。

王柯向大胡子田連長投去求援的目光。

田連長摸著自己刮的發青的下巴,笑呵呵地說:“王珂,不用看我,你想報名,首先要讓你們排長同意?!?

“回去,回去!以后有什么事在排里面說,不允許隔著鍋臺上坑,擅自跑到連部來?!焙拒娕砰L雖然言語嚴厲,但眼神中卻有幾分欣賞之意。

“是,排長?!蓖蹒婢戳艘粋€軍禮,轉身離去。此時他非常篤定,因為剛剛眼前的場景中,那兩個戰士中,有一個就是自己。是你的跑不掉,不是你的搶不來。

在王珂的背后,大胡子田連長和胡志軍排長交換了一下眼神,這個兵太可愛了。成立秋種突擊隊的事,剛剛才有個譜,這個小兵聽說了,立刻跑來報名,這才是連隊未來建設的棟梁,兩人眼中都不覺涌出一些惜才與愛才之意。

吃過早飯,連隊又集合去了稻場。臨走時,胡志軍排長把王珂從隊伍中拽出來,厲聲命令他,“王珂,聽好了,命令你在家休息,不許去稻場,不許去炊事班,睡覺。就你這樣不讓人省心的兵,還想報名參加突擊隊?”

王珂一言不發,雖然他對場景確認無疑,但他并不知道所看到的準確率是多少?會不會還有變化?現在小心聽話就是。

隊伍走后,王珂把全排的臟衣服、臟鞋都翻了出來,拿到水井旁洗了起來。洗完衣服刷完鞋,王珂看著門前晾衣架那長長的一排,干啥呢?他想起來,農場場部有個醫務衛生所,所長好像對中醫也略知一二,不如找所長去。

王珂把門鎖好,便朝農場衛生所走去。

農場衛生所離指揮排住的地方有一公里多。走過去也不過是十分鐘,兩邊剛剛收割完的稻田都是一片稻茬。眼下走的機耕路又寬又直??吹猛蹒嫘臅缟疋?。突然他聽到一陣小孩的哭聲。

“嗚哇,嗚哇,哇……”

怎么回事,王珂向四周望去,一片曠野,甭說是小孩子,飛個螞蚱都能看見,路兩旁的草已經枯黃,是自己出現了耳鳴嗎?不對,他的確是聽見了小孩子的哭聲。

他站住,凝住神仔細地聽,終于又聽見了兩聲“嗚哇,哇……”,氣若游絲。循著聲音,他走到稻田旁邊,前面有個枯井。聲音就是從這個井里傳出來的,難道有人把小孩子扔到這個井里?

王珂大吃一驚,如果真把一個孩子扔在這個枯井里,沒人發現,必死無疑。誰會下這樣的狠手?王珂走上前,向這個直徑近一米、深約三米的枯井里面望去,枯井沒有水,口小底大,里面也是黑咕隆咚的。王珂趴在井沿,仔細地向下面凝睛看去,突然,他看見一個十分恐怖的場景。兩只癩蛤蟆正在與一條足有一米五的黑蛇纏斗在一起。

白洋淀這個地方蛇多,但特別大的毒蛇不多。而且這個季節已經進入深秋,青蛙、癩蛤蟆和蛇之類,早早地鉆洞進入了冬眠。在這個枯井里,同時出現癩蛤蟆和蛇,本身就是一個十分罕見的現象,他們在一起纏斗,肯定是為爭在這里的洞穴。

打斗已經進入到你死我活的階段,讓王珂特別驚訝的,倒不是這條兩米長的蛇,而是那兩只癩蛤蟆,一大一小,其中每一只癩蛤蟆都足有一尺長,大嘴張起來,可以吞得下一個饅頭,蛇纏住了其中的一只小癩蛤蟆,但是頭卻被另外一只大癩蛤蟆緊緊的咬住了,那個被纏住的癩蛤蟆,不時的“嗚哇”的叫,原來小孩子的哭聲竟然是癩蛤蟆的叫聲。

對蛇,王珂有一種天生的厭惡??墒侵苓吘谷灰患檬值臇|西都沒有,只有這個枯井的井口砌的是水泥磚,王珂手腳并用,終于從井沿上摳出來兩塊磚。但是有了磚又怎么辦?井這么深,兩塊磚扔下去,是砸癩蛤蟆還是砸蛇,王珂一點把握也沒有。

想了一想,王珂還是果斷地跳到井里,拿起磚頭就朝蛇七砸去。

突然跳下來的王珂,讓那兩只癩蛤蟆也嚇了一跳,那只咬住舌頭的大癩蛤蟆,趕緊松了口,向一邊跳過去,蛇這時也負痛回轉頭來,張口就向王珂咬過來。

王珂不含糊,兩手各一塊磚立刻合擊,只聽“啪”一聲,就把蛇頭給砸在兩磚之間,蛇的身子卻緊緊的纏繞上王珂的兩只手,王珂手上用力不敢放開磚頭,張口就咬向蛇的七寸,腥臭的蛇血立刻盈滿王珂的嘴里,吐也沒法吐,咽又不敢咽,不知道過了多久,蛇不動了,滿嘴蛇血的王珂放開手,嘴里的蛇血不知道有多少流進自己的腹中。

那個被纏繞的小癩蛤蟆也緩過勁來,跳到另一邊。兩只各有三斤重的癩蛤蟆,四只眼睛齊齊地看著面前的救命恩人,它倆還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啥事。?

最新小說: 諸天:開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時:開局拜師李牧,剿滅匈奴 茍在女帝宮我舉世無敵 我靠演技成圣 這個傀儡太兇了 諸天萬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茍王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億點隨機 老祖宗又詐尸了 天賜萬象玉作杯之兵哥哥
yy8399欧美日韩在线观看_精品 日韩 亚洲 欧美 在线_最新中文字幕AⅤ视频_中国性开放少妇zoz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