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 章:麻地(1 / 1)

王珂逃出農場醫務所,轉眼跑到了炊事班。

炊事班長周大光正在發愁呢,燒好了開水無人送,因為這一來一回得一個多小時,送完開水趕不回來做飯,一見王珂來了,知道送水的人來了,老遠就喊:“王珂,你不是來找活干的吧?”

王珂一看周大光那神情,立刻說道:“知道你們人手緊,我來幫助你們送開水的?!?

周大光也不客氣,立刻把兩桶開水裝滿,帶上水舀子,又在水桶上面各蓋了一塊籠布,這才千叮嚀萬囑咐看著王珂挑著一擔開水向麻地走去。

麻地離駐地不到3公里,挑著一擔開水,還是走了有半個多小時。奇了怪,王珂竟然沒出汗。

開水送到地頭,大胡子田連長遠遠的看到王珂挑著開水過來了,立刻喊道:“全連休息20分鐘,來喝開水?!?

全連七八十號人,一起跑過來,一擔百十斤重的開水,轉眼就去掉一多半。王珂拿起鐮刀,向指揮排負責的地塊走去。

“回來回來,王珂,干什么去?”大胡子連長在他身后喊了一句。

“我來幫我們排,砍一會麻稈?!?

“不用不用,沒看到嗎?你們指揮排,個個都像打了雞血似的,人最少干的活最多。我們現在正在比賽呢,你要砍,就幫我們連部和司機班砍吧?!?

“那好吧!我幫你們砍一個小時,再幫我們指揮排砍一個小時?!?

“美的你,只準砍十分鐘?!贝蠛犹镞B長說。

“十分鐘太短了,連汗都沒出呢?!蓖蹒嬖谟憙r還價。

丁指導員這時走過來,他對王珂說:“你想留在我們這幫忙,我給你安排一個活,保證連長也同意?!?

“啥活?”王珂一聽就興奮起來。

“你就坐在這兒,幫助我們磨刀,刀磨得好,我們干起活來也順手。怎么樣,想不想干?”

“我干,我干!”

大胡子連長知道王珂是個閑不住的人,讓他憋在房間里休息,幾乎是沒有可能。于是他默認了丁指導員的提議。

王珂留了下來,在地頭邊支開了攤子,磨刀。

其實磨鐮刀也是個細活,俗話說“正十下,反八下,從上滑磨到底下?!蹦馨言卵腊愕溺牭赌ズ?,看似一件簡單的事,但有的人越磨刀越鈍,有的人磨的鐮刀快如風。

王珂很快地磨好了一批,一轉眼人就不見了,大胡子連長大聲地喊道:“王珂,又跑哪去啦?”

王珂在前面應到:“報告連長,我在這呢,我試試刀磨得快不快?”

“滾回來!把我的刀磨磨?!?

王珂趕緊跑步回來,玩鐮刀這活,雖然他沒有正兒八經地在農村里待過,但他的腦子反應快,善于總結和觀察,比如割水稻吧!比小麥難割,多數人都是一刀一刀,一撮一撮的割,而王珂一刀下去,手在后面推磨一樣旋轉著,割出一溜反手用刀一鉤,就是一捆,這一刀就能橫著割去三五米遠。

農場有一些不便于機械化的地塊,大胡子田連長之所以同意他參加割水稻的突擊隊,就是因為一般的勞力一天能割上個一畝地,那就是快手了,王珂呢?最高一天下來可以割上兩畝到兩畝二分地。

割到后來,在機械忙不過來的時候,全連都上,用人工割。師部農場的水稻地,大部分是那種一望無際的機耕地,一墑地就有七八百米長,在突擊隊里,王珂也是第一個割到頭,再返回來幫助戰友們。所以在秋收那段時間里,最活躍的人就是他,最受歡迎的人也是他。有一些病號往往都喜歡挨著王珂,因為最后總會有幫助。

“連長你先用我的這把刀吧,你的刀我現在就磨?!?

有了王珂的助陣,全連的速度一下都快了,幾乎每個人都不斷地來找王珂磨刀,在接下來的一個多小時中間,王珂磨了多少刀,他自己都記不清楚了。

麻地長的麻,現在的人都很少見到了,那時候這種經濟作物,還比較受歡迎。它的學名叫苘麻,屬于錦葵科的一種草本植物。長得比野草都高,最高的能達到兩米,春種秋收,遠遠的望去,只見它在風中搖曳。莖枝和葉子上都有一層細小的絨毛,葉子上有鋸齒,黃色小花,結一種圓盤狀的果實,黑褐色的種子比綠豆還小。

把它的莖皮纖維扒下來,加工搓揉后一綹一綹的,可以拿來編織麻繩,也可以直接編織成簾,結實又美觀。在古代,人們還用它來制作麻衣。

中午吃飯的時候,大胡子田連長找到指揮排胡志軍排長。

“這王珂閑不住,你讓他在家休息幾乎不可能。干脆就讓他跟著我們磨刀吧?!贝蠛犹镞B長提議。

“連長,那他報名參加秋種突擊隊的事……能答應不?”

“你說呢,不答應能行嗎?不過。能不能最后讓他上,還得看他身體?!?

炊事班把飯送到地頭,在吃飯的空當里,王珂跑到炊事班,先是幫助打菜打飯,三下五除二自己吃完以后,又跑去幫助大家打水來刷碗。

走到河邊的時候,王珂趁著四周沒人,把自己的衣服撩起來。他看到胸口到肚皮,真的開始褪了一層皮,褪皮以后便是出了很多的紅疹。

王珂又捋起自己的兩只袖子和兩條褲腿,卻看到皮屑沒了,手臂上和小腿上的紅疹明顯的消退,似乎真的不癢了。嘿,那藥還真的挺管用。

他想起了吳湘豫,摸了一把口袋,那管藥還在。

他凝目向遠方看去,并努力想捕捉到自己和吳湘豫在一起的場景,可惜并沒有,再閉上眼想象,仍然沒有??墒菫槭裁丛趫霾酷t務所的時候,嗅著她的體香,立刻就能看見那場景呢,而現在卻怎么也找不到?是自己的感知異能還不夠強大,還是她以后與自己的交集太少?另外自己在什么情況下,才能看到那些過去或未來的場景,現在還是沒有規律,完全是自然而然地不受控制。

要是想看誰,就看誰;想感知什么事,就能夠感知到什么事,那該多好。

讓王珂還有一件比較害怕的事,到目前為止,除了那次腹部的絞痛外,他還沒有體會到從那只大癩蛤蟆口中吐出來的黑丹,在自己吞下去以后,到底有什么天賦異稟,或者它對自己的感知異能有什么幫助?完全尚未得知?,F在自己所看到的一些場景,還是安城那位老中醫藥的作用。

如果那顆黑丹,僅僅是延年益壽,強身健體,現在自己還很年輕,真正用到這顆黑丹那太遙遠了。

其實王珂吞下那顆黑丹,完全是他與癩蛤蟆之間的一種交流所驅,并沒有想到他會對自己有什么幫助,比如打通自己任督二脈,然后有一身天下絕學什么的。

想到這里王珂放下袖管和褲腿,挑著滿滿的兩桶水,向麻地走去。

這塊麻地太大了,放眼望去,連隊今天收割的僅僅是一個角落,按照這個進度至少還要有三至五天。收割機是派不上用場,可能全部靠手工把它砍倒。

吃過午飯,稍微休息了一會,連隊繼續在這塊麻地里砍麻稈。

王珂呢,繼續在地頭磨他的刀。

深秋的太陽還是比較毒,照到身上還是挺熱。

開始的時候王珂并沒有注意到,全連所有的人,都是大汗淋漓、衣服濕透,而王珂卻是一點汗也沒有,包括剛剛自己挑著那擔開水走了半個多小時的路,包括剛剛自己去試刀的時候,渾身都沒有汗。

這很讓王珂有些尷尬,身上沒有汗,會讓人誤認為你磨刀不用太出力,所以沒有汗。

其實王珂磨刀很費力的,上半身一直是一前一后,像一個活塞般運動。兩只手也很酸,手掌已經打上了幾個水泡。

王珂記不住是哪位哲人說的:多苦少樂是人生的必然,能苦會樂是人生的坦然,化苦為樂是智者的超然。

人這一輩子,怎么都是過,與其皺眉頭,不如偷著樂。

助人者為樂,苦自己為樂,苦是挑戰,樂是結果??嘀杏袠?,苦中作樂,苦與樂,永遠是自己需要過的坎,就看你如何對待,如何選擇?

慢慢地,王珂注意到自己的不同,身上的瘙癢一陣略過一陣。

我的汗毛孔難道閉上了?我為什么不淌汗?自己不會是吞服了那顆黑丹,變成了冷血動物吧?癩蛤蟆雖然不是冷血動物,但是他們和蛇都一樣,一直躲在陰暗的角落里。

王珂想了一下,有些瘆得慌。

他禱告自己:千萬別,千萬不要把自己變成冷血動物。

太陽很快地就落下了地平線,晚霞映的白洋淀上空一片通紅。秋風掠過,所有的人都有一股寒意。深秋的天氣就是這樣,早晚冷、中午熱,半夜需要燒火炕。

然而王珂卻突然發現自己并不怕冷,如同剛才不怕熱一樣。里面一套襯衣襯褲,外面一套單軍裝。此時再摸摸自己的手,滾燙。

“我不會又發燒了吧?”他用手背擱在自己的額頭,體溫正常。這些日子來發生的事情太多了,誤食過量的中藥,吞服了癩蛤蟆的黑丹,結果自己所出現的42度高燒、分泌的那些黑乎乎的油膩、以及現在的褪皮與紅疹,難道自己正在脫胎換骨……

王珂有一點不敢往下想了。?

最新小說: 茍在女帝宮我舉世無敵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諸天萬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茍王 秦時:開局拜師李牧,剿滅匈奴 諸天:開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老祖宗又詐尸了 我的技能有億點隨機 天賜萬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這個傀儡太兇了
yy8399欧美日韩在线观看_精品 日韩 亚洲 欧美 在线_最新中文字幕AⅤ视频_中国性开放少妇zozo